办事指南

个人极端行为岂有同情之理 媒体应守住平衡底线

点击量:   时间:2019-04-07 11:12:06

  英雄化“个人恐怖主义”是一种不好的舆论导向针对不特定民众制造恐怖事件,于国家无益、于社会无益,于个人也无益这是大是大非,容不得半点含糊     中国似乎正在进入一个由个人极端行为导致的恶性案件多发期不幸的是,恶性案件频发又碰上了一个自媒体时代在活跃的网络舆论平台上,我们能做的,就是如何将信息流通加速的有利面最大化、不利面最小化     无法回避的一个规律是,负面新闻更容易得到传播网络媒体的超链接、旧闻存储、自动聚集以及病毒式的传播方式,对传播的内容而言,很容易产生“放大效应”那些在传统媒体时代多归属于“地方新闻”的事件,如今在互联网上也能迅速波及全国,并引发效仿     当然,没有哪个媒体愿做“教唆犯”——哪怕是无意的在这方面,传统媒体和网络“大V”有更多的引导责任在现实的网络舆论生态中,网民借助网络发泄情绪、表达不满、舒缓压力的比例很高应当承认,这是一种需求,它在一定程度上为社会压力减了负而它的负面作用则在于,言说者发泄了自己的情绪,却导致了这些言说的受众被强化了某种情绪     网络“大V”也应该认识到,自己的网络言说,是公共舆论平台上的言说,而非某个小圈子的小主题讨论当粉丝们对“大V”逐渐形成信息索取的媒体依赖后,“自媒体”事实上已具有公共性一个属于“公共”的舆论平台,信息披露理当客观、中立、平衡这并不是要磨灭个性,而是对受众负责的媒体责任底线     比如,英雄化“个人恐怖主义”就是一种不好的舆论导向针对不特定民众制造恐怖事件,于国家无益、于社会无益,于个人也无益它带来的直接伤害和恐慌情绪的蔓延,撕裂了当下阶层冲突的伤口,让社会不得不用很长一段时间来慢慢缝合不否认有极端事件的制造者,在个人维权上有可同情之处,但同情罪人尚可,同情罪行则不行这是大是大非,容不得半点含糊     从人到罪人,很多时候只是一纸之隔凡犯罪必有内因和外因制定公共政策,要多分析犯罪的外因,如此才能为遏制恶性事件的发生提供良好的制度环境而预防犯罪发生,则更多应分析犯罪的内因,如此才能为防范恶性事件的传递提供良好的舆论环境     可以宽慰的是,传统媒体相对于网络平台的后发优势,使得他们在营造和引导正向舆论氛围上,显得更为理性媒体必须对受众负责,追寻犯罪的根源是媒体的任务;谴责犯罪并压制犯罪情绪的滋生蔓延,也是媒体的责任     个人极端行为区别于其他犯罪的最大特征,就是组织、策划、实施多由一人进行它的隐秘性强、不确定性大,防范、预警和处置都较为困难毫无疑问,单单依靠政府的力量,根本无法完成对个人极端行为的管控加强安检和巡逻,亦非有效的应对之策化解之道,还在政府、社会、媒体和个人的协同努力当政府守住了公正底线,社会守住了公平底线,媒体守住了平衡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