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儿子退学挣钱卷入诈骗案 希望早日出狱照顾母亲

点击量:   时间:2019-04-02 06:11:04

 儿子小学五年级退学挣钱养家 卷入诈骗案获刑四年半       衰弱老妈法庭探子怕活不到儿子出狱 83岁妈妈别子难说再见     盼儿回家     现在,郭颖成了唯一照顾孙淑华的人,但是她也只是偶尔去,“她有时给我买点菜,我要病得厉害,也给我买点药”就在记者去孙淑华家采访的早上,郭颖刚离开     房山检察院公诉处检察官隗立娜在接手此案后,数次前去探望老人,每天都会打电话询问她的情况     在孙淑华的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整个房间空荡荡的20平方米不到的屋子被隔成客厅、卧室、厨房三间     床旁边的桌子上凌乱地摆满了各种药物,救心丸是孙淑华每天必须服的,“我一心急就得吃,吃了这个才能顶住医生让我一天吃三次,我只吃两次,省下一次药钱,留给我儿子”     孙淑华现在行动不便,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期盼着儿子能够回家     赚钱养家借钱为母亲治病     退学后的马振龙开始找工作,但是只能做些零活,因为他那时仅仅13岁     他找的第一份工作是到水果市场卸水果箱子,“一晚上搬1000箱,也不知道给了他多少钱,晚上回来的时候给我买了一小箱水果和一件上衣”晚上看着睡着后的马振龙的胳膊哆嗦个不停,孙淑华心疼不已     从那以后,孙淑华再也不让马振龙干这么重的活了,“咱们娘儿俩凑合一下,等你大点了再干去”但是马振龙却为了生活而不断尝试各种工作:搬运工、啤酒销售、在工地上搬砖和泥,每天挣20块钱的工资     14岁的时候马振龙便能自食其力了每个月能赚600多元钱,除了自己抽烟花上200元左右,剩下的钱几乎都给母亲买药了     不久,母亲因患美尼尔综合征住进了医院这对一直为生活而挣扎的这个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提到这次住院,马振龙记忆犹新他如此小的年纪便体会到了什么叫世态炎凉     口述     母亲住院时几乎没有亲戚来探望     得上美尼尔综合征这个病就会经常晕倒有一次母亲病的非常厉害,我就找邻居把她送到了医院,但是医生说不给钱就不给治,我就只能一边在医院里照顾母亲,一边出去借钱     借钱对我来说很费劲,因为人家要考虑你怎么还我那么小,母亲又有重病,维持家庭生活都困难,怎么能还得起外债呢     老马家的亲戚们让我挺伤心的8岁之前我爸在的时候,什么都不用我操心,吃喝穿都挺好,而现在我因为母亲得病借点钱都挺费劲的     能借到钱的地方我几乎都去过了,最终从邻居那儿和母亲的亲戚那儿借到了4000块钱,刚好够交医药费的母亲住院时我就已经不上学了,就一直在医院照顾她病房没有多余的床,我只能一直坐在凳子上,累的时候就趴在母亲的床上睡一觉母亲住了十几天的院,几乎没有亲戚来探望过住院的这段时间母亲几乎什么都不知道,生活不能自理我就在她躺着的身子下面垫上塑料布,拉屎撒尿后我都要给她换,洗完了擦擦再给她垫上     这几年我渐渐长大,有时上班忙就不回家妈妈越来越衰老,对我格外依赖早上出去,妈妈会问我几点回来,没事的时候也经常给我打电话每次接到电话我都会马上回家,即便她并无大碍     我曾交过一个女朋友,就因为在母亲住院期间她只去看过我妈一次,我就和她分手了找对象不管美丑,只要对我妈好就行,她晚年幸福一天是一天     被控诈骗希望早日出狱照顾母亲     马振龙做啤酒销售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女孩叫郭颖(化名),她是外地来的,没有北京户口     有一次郭颖收到一条广告短信,短信中说花一万元就能够帮忙解决北京户口郭颖动心了,就让马振龙帮忙联系发短信的人,之后郭颖付了一万元,让马振龙去取户口     户口本取回后,郭颖让马振龙到派出所验证一下真假,他就去了,结果连人带户口被民警按住了     马振龙如实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就这样,2011年9月,马振龙因犯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被房山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在判决前,马振龙委托郭颖照顾自己的母亲     2011年11月24日,马振龙刑满释放,可刚出去那天又被抓了,这次是因为涉嫌诈骗,而被骗的正是自己的熟人冯义飞     事情还得从四年前说起有一天,马振龙在六里桥的一根电线杆子上看到爱华公司的招聘启事,就去应聘了,每个月能赚1000多块钱     当时将近80岁的母亲不仅丧失了劳动力,而且每天要靠药物维持这份工资成了这个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     但正是在这家公司,他出事儿了     口述     知道有人被骗时我就被抓了     我在2008年3月至2011年6月间在美国爱华国际集团中国建筑有限公司上班,就是个跑腿儿的,送个东西收个钱,老板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每个月才领1000多元工资这期间老板曾多次让我到一个叫冯义飞的人那里拿钱,然后我签收条我也不知道老板和他之间有什么关系,钱拿回来就给老板了后来才知道冯义飞被骗了,我就被抓了     检察院指控我虚构爱华公司要在冯义飞承包的果园建设娱乐城并对他补偿四亿一千万元,先后多次以交付工程运作费、保险费等名义,骗取冯义飞15万余元     我犯了法,认罪我小学毕业后就没再上学,更不懂法律,稀里糊涂地犯了罪,现在知道上学少有多吃亏了,后悔也晚了     我想努力争取减刑,早日出去,要是到时候见不到我妈,就太遗憾了     最后相见     83岁妈妈怕等不到儿子出狱那天     7月18日上午,房山法院114法庭内,马振龙因涉嫌诈骗受审因为在公安机关作过证,孙淑华按规定无法进入法庭旁听     法官宣判,马振龙因诈骗罪被判4年半     这时候,法庭的大门打开,孙淑华在朋友的搀扶下步履缓慢地走了进来原来,法官考虑到马振龙母子的情况,破例让两人见上一面     “儿子,儿子啊,儿啊!”从门口到儿子跟前,三米的距离,老太太孙淑华伴着自己的呼喊,行走了近半分钟马振龙看着母亲,泪水涌出眼眶     “妈我对不起你”马振龙声音颤抖着,伸出手,握住了母亲的手     “妈等不到那一天了,我过几天又要住院了”孙淑华的泪水流在满是褶皱的脸上,说完这句,闭上眼睛,表情痛苦地捂住胸口     法官赶紧让孙淑华的朋友找救心丸,给老人搬了椅子让她坐下,并让她吃下药孙淑华这才想起来问,“儿啊,你判了几年”     马振龙小声嘟囔着,“四年半”孙淑华再次痛哭失声,“儿啊,我活不到那个时候了”她在法警的搀扶下走上前,紧紧地握住儿子的手,“你要好好活着啊,儿啊”     马振龙把头埋在戴着手铐的双手间,抽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