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人才断层卫生堪忧:传统“刮脸”手艺难逢“春”

点击量:   时间:2019-03-30 07:20:06

  半躺在理发椅上,用热毛巾敷脸,刷一层肥皂泡,由技法娴熟的师傅用特制的刮脸刀剃须洁面,曾是很多男士打理形象、放松休闲的上佳选择然而,目前这项古朴技法手艺在中国面临濒危的生存窘境     人才断层:濒临失传的手艺绝活     辽宁省沈阳市有上万家发廊,孔雀理发店老板李金岭表示,刮脸是该理发店的特色“以前能刮脸的老式理发店满街都是,可随着社会发展都纷纷倒闭据我所知,目前偌大的沈阳市只有两家‘幸存’”     64岁的刘峰在二十几年来,每周驱车1个小时,特地从市郊赶往市中心某理发店刮脸“躺在那里,闭着眼睛,听着刮脸的沙沙声,感到很放松记得小时候各个理发店都是理发、刮脸、掏耳朵一条龙服务,可现在几乎只剩下了美发功能”     提供刮脸服务的大多为老式理发店,沿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传承的理发手艺在琳琅满目的新式时尚美发厅遍地开花的今天,这些老式理发店的“坚守”显得异常艰难李金岭告诉记者,“刮一次脸10元钱,如果算上热敷、冲洗等环节,要耗时20分钟如果这个时间用来理发,则至少有15元以上的收益由于收费低,因此不仅员工工资低,维持理发店运营也较为艰难”     “没办法提价,谁愿意花大价钱去刮胡子啊”不仅刮脸的利润低,会这项手艺的师傅也在日渐减少在孔雀理发店,会刮脸的理发员只有7位,大多集中在40岁至50岁“现在年轻人都不爱学这个,嫌费工夫还赚得少之前我带的几个学徒,学了一阵后就纷纷退出或改行现在我们只有7位刮脸师傅,一旦这些人退休了,刮脸技术就面临着失传的危险”李金岭说     用途单一:中老年人的怀旧工具     “人上岁数后就喜欢老物件和老习俗,来刮脸就是为了追寻旧时光”77岁的朱午铭老人感慨,自己年轻时常陪父亲去刮脸“现在我年纪大了,似乎来刮刮脸,就能回到过去那段温馨的父子时光”     34岁的张松是“刮脸大军”中罕见的年轻面孔“朋友们都不理解我其实刮脸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以前我还没长胡子时,总看见大人这么刮脸现在我的胡子长全了,却发现能刮脸的师傅和理发店难以寻觅”     记者观察到,前来刮脸的顾客中,80%的顾客是中老年人,而且以老主顾、回头客居多李金岭对刮脸的未来客源颇为担心,“目前虽然每天来刮脸的都有二十几位,但老年人占据绝对主力可以想象,随着时间推移,刮脸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平时很忙,用电动剃须刀两分钟就够了,而刮脸既要路上奔波,还要排队等候,一不小心半天就没了”27岁的国企员工李想说,小时候父亲没有去理发店刮脸的习惯,所以自己也没有此类怀旧需求,“即使偶尔有空尝试,仅为图个新鲜,不可能长期坚持”     辽宁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所长张思宁表示,刮脸服务逐渐衰落是社会历史发展所致“由于社会整体环境的变迁,很多年轻人没有旧式刮脸习俗带来的相关记忆,因此也不存在去刮脸的生活需要”张思宁指出,一方面是工具的发展导致需求被抑制,另一方面是成长背景的移换致使心理需求的缺位“这些旧式的习俗由于不适应当今社会的发展模式,因此走向衰亡是必然结果”     卫生堪忧:制约技艺的传承发展     李想坦言,自己拒绝刮脸服务主要是担心卫生问题“如果剃须刀不小心划破脸,不幸感疾病就得不偿失了”     中国医科大学盛京医院感染科主任窦晓光表示,仅靠消毒液无法做到彻底灭菌,理发店还应提升自身卫生水平和防范意识“如果理发店想保证绝对安全,除尽量减少顾客皮肤创面的产生,还需配备特定的消毒室对器械进行高压灭菌同时提高一次性物件的使用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