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精神病女子虐死母亲获刑10年 脾气暴躁被惯坏

点击量:   时间:2019-03-12 10:13:02

42岁的刘小红(化名)是家中最小的女儿,排行老五,虽然脾气暴躁,但是母亲房某却对她疼爱有加,总是特意惯着她刘小红离婚后,与母亲住在了一起,为了给她改善住宅环境,母亲出钱租房,但刘小红却总是虐待母亲,并最终将母亲殴打致死昨天记者获悉,市一中院以故意伤害罪对刘小红做出判决,由于她被鉴定出存在器质性人格障碍,获得10年有期徒刑的从轻判决 民警发现报案女行为怪异 2010年12月25日晚上7点半,大兴公安分局兴丰派出所两名警员在巡逻时接到指令:有人报案称怀疑母亲死亡,地点在观音寺北里一房屋内两名警员随即赶赴事发地点一进屋,民警看到客厅地板上仰面躺着一位老太,脸上青肿,头部流血老太身边站着的年轻女子自称是报案人,是其女儿,名叫刘小红在接受民警询问时刘小红称,她上厕所时听到“咚”的一声,出来后就发现母亲躺在地上 刘小红告诉民警,自己已拨打急救电话因急救车久等不来,民警再次拨打了999和120然而,刘小红随后却出现了一系列反常举动,她先是莫名其妙地笑起来,随后还在沙发边上使劲呕吐在急救人员赶到后,刘小红大声喊叫让急救人员滚,称“人早就死了!”在急救人员确认老太死亡后,刘小红又上前踢踹正蹲在地上给老人做检查的急救人员,并从茶几上抄起一盆水泼向急救人员随后,刘小红被警方控制 刘小红原是大兴区兴丰街道办事处社会保障所的一名协管员刘小红被拘捕后,警方发现刘小红对母亲的死亡难逃责任,随后检方以故意伤害罪将她公诉到法院,指控她于2010年12月25日晚7点左右,对73岁的母亲房某进行殴打,导致房某闭合性脑损伤死亡经精神病司法鉴定,刘小红被诊断为器质性人格障碍检方认定她在事发时,受所患精神疾病影响,控制能力不完整,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 庭审时称不小心踩到母亲 在法庭受审时,刘小红并不认罪,她辩解称,她听见母亲的房间里有响动,过去一看,发现母亲摔倒了,嘴在流血她试图把母亲拽到厕所的水池处,想用毛巾和卫生纸给母亲擦血,但在拖拽的过程中失了手,母亲的后脑重重磕在厕所门前的地上此后,她又想去厕所拿卫生纸给母亲擦血,但因地滑,她在进厕所时,右脚踩到了母亲的左脸,而且踩得很重随后她从厕所出来,不小心再次踩到了母亲的脸 虽然刘小红在法庭上不承认殴打母亲,但是她在预审时的供词显示,事发时她曾对母亲非常不满,认为母亲做事过于窝囊,两人曾因此争吵按照刘小红的说法,事发当天下午,其三姐来到她和母亲的住处收房费,因为她和母亲住的是三姐的房,三姐说要涨房费,不然就让她们交供暖费,她母亲同意了三姐走后,她很生气,觉得母亲太窝囊,就跟母亲吵了起来,随后两人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负责对房某进行鉴定的法医却对此有着不同的看法法医证实称,房某的致命伤是头面部损伤,是他人用钝性外力作用造成的,“通俗地说就是拳打脚踢,以及把人抓住撞击物体之类的行为造成的”法医肯定地讲,房某的伤不可能是自己造成的,也不可能是意外摔倒、意外被人踩踏或踢到造成的,“因为房某头面部的伤分布广泛,不是一次、两次外力形成的,意外摔倒或他人意外踩踏、踢到,不会有那么多次的外力作用到头面部,也无法形成这么大范围的伤”此外,根据鉴定书,房某的双眼青紫肿胀,而且还有部分牙齿新鲜脱落 经几位姐姐联名申请获轻判 据了解,此案发生后,刘小红的大姐、二姐、三姐和四姐向司法机关提交了《联名申请》,要求司法机关对刘小红从轻处理,并表示她们不要求刘小红民事赔偿刘小红的律师称,经过鉴定,刘小红实施犯罪行为时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而且案发后刘小红拨打了救助电话,因此希望法庭能对她从轻或减轻处罚 法院认为,刘小红失手将母亲的头磕在地上,以及不小心踩到母亲的说法,都没有任何证据支持,而且与审理查明的事情不符法院认定,刘小红已构成故意伤害罪,鉴于她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且本案是因家庭矛盾引发,而且死者家属也要求对刘小红从轻处罚,所以从轻判处刘小红有期徒刑10年 ■庭外追访 姐姐称其脾气暴躁被惯坏 2009年8月,刘小红和前夫离婚,儿子由前夫抚养其前夫称,离婚是因刘小红脾气太暴躁 刘小红的三姐说,五妹刘小红离婚后,和母亲房某住在旧宫的一处平房此后不久,刘小红在黄村找到一处房,由母亲出钱,两人一起租住之后两人又搬进了三姐位于大兴区观音寺北里的楼房,由母亲给付三姐房租 刘小红的四姐回忆,五妹离婚后一直抽烟喝酒,几位姐姐劝她,她非但不听还辱骂她们,甚至大打出手此外刘小红还时常跟母亲吵架,并动手打母亲,她时常看到母亲脸上有伤她追问母亲时,母亲却护着五妹不肯说姐妹们都能猜到,母亲的伤都是五妹打的,因为五妹一喝完酒就特别浑,经常打人,没有原因 在大姐看来,母亲一直惯着五妹,五妹脾气不好总打母亲,有不顺心的事就拿母亲撒气,但母亲一直默默忍受大姐回忆称,五妹的暴躁脾气并不是离婚后才有的,早在十几年前,她就曾当着大姐的面要打母亲嘴巴其三姐也说,仅她知道五妹打母亲的事就有4次,一次母亲的脸被打肿,一次母亲的腿被砍伤,一次胳膊淤青,还有一次脸都成了紫黑色三姐说,在她的追问下,母亲曾告诉她,伤都是五妹打的,